当前位置:自拍国语对白在线视频
  • 爱上陪我去堕胎的英语老师
  • 本站编辑:小编发布日期:2019-11-17 11:24 浏览次数:
我是个不被父母喜欢的人,我总觉得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,因为我这样的年纪,在城里都是独生子女,我却有个小几岁的弟弟,他长得粉嘟嘟的,很可爱,可是因为父母太喜欢他,所以,我有点憎恨他们。
 
高二分文科理科班,我分到了文科的二等班,属于混个毕业文凭的那种。有天有个同学不知从哪里弄到一本简体字的《金瓶梅词话》,暗地里流传,偏偏我上课看时被抓住了。
 
其实那本书很干净的,比我们有时看的漫画还纯洁,可能是名声太坏吧,反正老师们个个如临大敌,看过的同学的家长都被请到学校,我当然没例外。我们站在家长旁边,别人的家长都为自己孩子说话,说他(她)平时不是这样,只有我父亲,把我说成了坏胚子,说到气愤处,狠狠地拽着我甩过来甩过去,让我颜面扫地。当天我离家出走。
 
我的家乡有个中心花园,我又冷又饿缩在亭子里,想自杀,又害怕;想回家,自尊心又受不了……后来就看到了裴勇。
 
他带我吃面,又安排地方让我睡觉。那天晚上他没有碰我,也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。我一直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:“你饿不饿啊?”
 
后来我就成了他的女朋友。他是个有点地位的小混混,长得很帅,话不多,眼睛里总有凶狠的光。别人都说他长得很像“刘德华”。刘德华老了,他比刘德华更好看。
 
我还是被家人找到了,被狠狠打了一顿后又送到学校。从那时开始,一下课,我就会跑到学校的大铁门那里东张西望,听到裴勇的口哨就溜出去。
 
高二期末时,班主任患了重病,陈海接替他当我们的班主任。当时陈海刚从师范大学毕业,戴副眼镜,不高,人很白净,看上去很斯文。我们都不把他放在眼里,他也常常望着我们叹气。
 
有次,他对我们发火了,说:“你们为什么现在就放弃自己。考不上重点,还有二类,考不上二类,还有三类,有这么多机会,为什么你们就不肯努一点力?”他的话让我们班少有地安静下来,可能都有些触动吧。
 
裴勇有了新欢——那个女人打扮时髦、身材火爆。我找那个女人谈判,她同意了,见面却是她和裴勇搂着坐在一起看着我大笑。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吓得连觉都不敢睡,找裴勇,过了几天,他给了我六颗淡黄色的药丸,说吃下去就解决所有问题了。我问他会不会痛,他很奇怪地笑了笑,说不会。
 
我不敢吃,又害怕事情败露。放学后,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把它吃了下去,过了不久肚子就痛起来,我伏在桌上,心里喊着:“老天啊,快过去吧,快过去吧。”可是却越来越痛,我浑身痉挛,脸色发青,只能拼命抓住桌子,然后我发现,血像小溪一样顺着我的脚管往下滴,我突然觉得我会死的,好不甘心啊,这一生,除了冷眼和污辱,我什么都没有获得。
 
门突然开了,陈海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来,问我怎么了,我说不出来,他把我抱起来,我用仅有的一点理智说:“不要到校医院。”然后就晕过去。
 
清醒时看到他坐在我面前,表情尴尬,我很痛,又害怕他告诉我的父母和学校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医生突然进来了,很不客气地说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不学好,玩得没分寸,死到临头都不晓得。”我知道她误会了,再看陈海,他的脸涨得通红,不知道为什么,我相信他不会“出卖”我,也许因为他把我送到外面医院吧。
 
那天出院后,陈海又陪我到医院“清宫”。出来时,我很难受,一直靠着他。他带我去餐馆吃饭,还点了鸡汤。我低头慢慢喝,泪水就滚了出来。
 
“我不要留在这里,我恨死这里了。”我小声说。
 
“那就好好学习,文凭可以为你铺路。”陈海说。
 
我脱胎换骨重新做人,拼了命地学习,想飞得很高很远,把不耻的过去远远地抛在身后。
 
陈海是教英语的,他很用心地帮我,除了数学仍然不好外,别的科目我上升得很快。那阵子我成了学校的奇迹,差生的榜样,而陈海也因为我的进步被年级组长不住地表扬。
 
高考时我居然考取了二类本科,一个暑假,学校老师三次请我去给马上进入高三的学生演讲,父母的脸色也好看多了,那种兴奋和骄傲的感觉从来没有过,我真的觉得很幸福。
 
毕业后,我常去找陈海,看得出他很喜欢我去找他,为了避人耳目,我们常骑车到郊外玩。他是个很好的男人,从没做出任何亲昵的动作,可能是还没从老师角色里挣脱出来,反而是我喜欢主动靠近他。挽着他的手,一起看日落,又安全又甜蜜。“陈老师,现在这个样子好幸福啊。”我说,他看看我,微微笑了。
 
离开家乡时,他提出送我件礼物,问我有什么需要。我很坦诚地说想要双皮鞋。一起去商场,我看中了一双绿色的系带休闲皮鞋,他指了双很贵的黑色皮鞋问我要不要,我摇头,还是想要那双绿的。他没再说什么,买下来了。
 
后来,他告诉我,他非常不想买那双绿色的鞋,买皮鞋给女朋友本来就是不好的兆头,何况还是绿色,会戴绿帽子一样。
 
上大学后,没人知道我的过去,高中的痛苦让我对男生有了戒心,谁知那种戒心被理解成了矜持和高傲,成了很令人向往的那种女生,追我的人很多,去哪个社团我都是大家的宠儿。
 
我对陈海的心有些动摇了,他条件虽然不错,可是还有条件我比他好的,何况,在陈海面前,我的过去一目了然,我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。换个人,我就是全新的。
 
陈海每天给我打电话,一周写封信,还会给我寄钱。打算放弃他后,我接电话时总表现得不耐烦,也不再回信,要他不要再寄钱了。他问我在想什么,我说,我不打算回老家,不想浪费他的时间。他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挂了电话。
 
也有过惭愧,可是我还是原谅了自己,我那么努力地学习,就是想逃离过去的,没有理由因为一个男人,再回到那里。
 
有一段时间,我自认为很快乐。经过一番挑选后,我正式有了男朋友,家境不错,人长得也好。可是,后来发现帅哥的女朋友不是那么好当的,他太娇气了,动不动就耍脾气,把我当成保姆,很快两人就分了手。后来又恋爱过几次,都不合拍,可能现在的年轻人都太自私了,太看重自己,相处时不肯吃一点亏。
 
我想起了陈海,想起他为我做的事,如果我愿意吃亏,也只能是为他——他为我做了那么多,只有他才配。
 
我给陈海打电话,好几个月不联系了,他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。我装得很开心的样子问他最近过得好不好,他说还行。我问他有女朋友了吧,他“嗯”了一声,又说因为双方年纪都有点大了,打算最近结婚。
 
握在手里的电话差点落下来,我停在那里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
我赶回去,守在他的门口,一定要跟他面谈。在失去他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很爱他。
 
我抱着他哭,求他再给我一次机会,不要结婚,看得出他很为难,很痛苦,可是,他还是选择现在的女朋友。
 
那天晚上,我强拉着他去宾馆开了房,也许有想用身体挽回点什么的想法,但更多的是,我想彻底地拥有他一次。
 
清晨,我枕在他的手臂上,听他说,他其实第一眼看到我时就喜欢我,我的脸上有种“豁得出去”的表情,而他是那种乖乖仔,可是,当我无情地甩掉他时,他明白了,我这种人是他抓不住的。
 
“我不要你抓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。”我哭起来。
 
他还是摇头,然后很迷惑地问我:“你为什么总要让自己落入很不幸的地步?本来一切好好的,你就要去破坏,破坏了,再弥补,这样很好玩吗?”我摇头,不好玩,可是我不知道我以后还会不会做这样的事?
 
他还是结婚了,没有见过他的新娘,听人说是那种清秀贤惠的女子。我仍然常常与陈海联系,一般选择他上班的时间。能够感觉,他还是喜欢接我的电话的,也许,他也还是喜欢我的吧。
 
从道理上讲也不是没好处的,毕竟,放弃他了,我就可以完全从过去的阴影里逃出来;是他先结婚的,我的良心也不用受折磨了。就算多个知根知底的朋友吧,远远的,在故乡,不会打扰我的生活,又能为我排遣烦恼,有什么不好呢?
 
爱上陪我去堕胎的英语老师,是否触动你心灵最深处?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!